Tarragon

一只领结

【411刀片节】Good enough for me

一口老血

咖喱弗瑞的最后一滴汗:

“Sweetie,miss me?”


虽然没有完全清醒,但Shaw很肯定这一次听到的那个软糯的声音不是幻觉,这意味着自己将要离开这个困了她一年的鬼地方了。花了那么久才找到我,一开口居然还是调情,逊爆了,Shaw闭着眼在心里回答。Root大概也明白她更需要的不是斗嘴,没有继续说话。所有人都沉默着,Shaw又一次陷入了昏睡。


 


回到地铁站后,Shaw又昏昏沉沉地躺了几个月。Root会在和德西玛反抗的间隙抽空来看她。有时候Shaw会迷迷糊糊地回答Root,都是一些简单的音节,yes,mm,或者只是哼一声,Root大概也没有期待更多,只是这样简单地回答就足以让她兴奋地喋喋不休了,完全不顾Shaw是不是听得进去。至于清醒的时候…Shaw睡的比醒的多,Root又忙于效忠她的软件上帝,时间总是对不上。不过对Shaw来说,能在半梦半醒间听Root说话,总比在德西玛没完没了地给自己动手术的时候努力在脑海中回忆Root的声音要好多了,至少这是真实的,至少她清楚地知道Root还活着,自己也还活着,这已经足够好了。“能听见她的声音已经足够好了,”她也是这样告诉Finch和Reese的,“我二轴,不需要整天腻腻歪歪黏在一起。”Finch和Reese也就不再不停地说德西玛实力尚存TM给Root分配了大量的任务。说真的,他们一开始就没必要解释,难道Shaw不明白什么更重要吗。


 


等到Shaw可以下地之后,Root更忙了。当然,因为德西玛更加嚣张了,Reese都很少回到地铁站,有时候连Finch也要去出外勤,Root就根本回不了纽约。那个黏糊糊的女人即使在世界各地给德西玛捣乱,也不忘三不五时地把声音送到Shaw耳边,“如果没有重要的事就别打”,Shaw在电话上告诉她,“就算TM可以让我们不用付长途话费,你这样也容易暴露。”但是她当然占着机器人主人帮忙开了加密路线充耳不闻,总是在某个未知归属地跟Shaw说着大段大段没有实质内容的调情话。也好,毕竟一年没听过她的声音了,隔三差五能确认她还活着也挺不错的,Shaw没有再反对。但是她不顾Finch和Reese的反对加大了复健的强度,小分队需要她,再这样让Root连纽约都回不了也不是办法。


 


Shaw一定向Finch和Reese证明了三百次自己已经完全恢复可以出外勤,Finch终于同意让她出去活动,但只能处理无关号码。“德西玛怎么办?你不能让Root一个人对抗他们!”Shaw的愤怒并没有说服Finch,那女人也选择了跟她的偶像站在一边,无论Shaw在电话里怎么盘问,她都不肯告诉Shaw她究竟在哪个城市。但在德西玛的那一年不能改变Shaw是最优秀的特工这个事情,Finch和Root也不是世界上仅有的黑客。虽然很困难,但是Shaw一定可以查到Root那隔三差五地电话究竟是哪里打来的。在跟她一起打爆德西玛那群疯子的头之前,我要先揍她一拳,Shaw在出发调查的路上恨恨地想。


 


Root的努力有了很大的效果,虽然她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满世界追着德西玛的日子,但至少Shaw和Reese可以像Samaritan上线之前的日子那样在纽约处理无关号码了。溜小熊,吃牛排,突突坏人,听耳机里Root的声音,Shaw过上了在德西玛的那一年里每天梦见的日子。她觉得很不错,当然性是个问题,但是如果找人一夜情的话,跟醋缸一样的女人即使在耳机里也肯定会把她的耳膜都磨破的。“好吧,我反社会,没有感情,你的声音对我来说就已经够多了。”她说着,走出了墓园,“但是你回纽约的时候我要把你艹哭。”耳机里那个软软的声音像很久以前那样回答道,“Maybe someday.”


 


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到她刚刚离开的无名墓碑旁,高个子的男人看着她离开的背影:“恐怕瞒不住那声音是她死前给TM加上的程序了。”“恐怕我们早就没有瞒住她了。”戴着帽子的男人看着无名墓碑前放着的那颗新鲜的苹果,叹息着回答。



评论

热度(40)

  1. JFM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Tarrago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一口老血